您现在的位置是:媒介360 > 电视频道 > 网剧再遭黑天鹅,孵化IP要学会先不被下架
网剧再遭黑天鹅,孵化IP要学会先不被下架
作者:曹忆蕾 | 来源:寻找中国创客
发布于:2016-10-14

  正繁荣的网剧市场再遇冷风暴。近期,《余罪》、《灭罪师》、《黑暗者2》等多部网剧悄然下架。再次搜索这几部剧集,播放平台上空留预告和花絮,而再次上线却并无明确时间表。

  对于《余罪》的下架,爱奇艺方面回应称是由于需要对内容进行修改调整。虽然广电总局尚未公开发声,但此次网剧下架调整与年初的一轮下架风波如出一辙。此前,《太子妃升职记》、《盗墓笔记》《心理罪》《探灵档案》《暗黑者1》《灵魂摆渡》等网剧要求下线整改,其中有两部被永久停播。

  此次网剧行业再遭黑天鹅事件,虽然表面上看对播出平台的影响更大,但是对于产业链上游的专注影视剧IP的创业公司会带来多大的打击面?那些正在孵化同类题材IP的创业公司是否会面临新的转变?

  网络剧的冬天要来了?

  在这波井喷的网剧中,《余罪》成了“爆款”,但依然难逃下架整改的命令。它曾创造了第一个未完结就破30亿点击的纪录,并以第一季豆瓣评分8.2分和第二季7.0分的成绩成为观众口中的“良心剧”。主演张一山也借“贱人余”一角,突破了演艺生涯的瓶颈。

  《余罪》被下架,有网友不解,“这是一部缉毒剧,也被广电总局给禁了?”《盗墓笔记》中一句“把文物上交给国家”的台词,编剧白一骢视之为“不得不妥协的‘政治正确’”。可即使三观正确,还是被停播了。

  纵观两次被下架的剧目,以悬疑、破案、灵异、奇幻等题材为主。关于下架原因,各方讳莫如深。据悉,原因多是因“涉嫌血腥暴力、色情粗俗、封建迷信等”而被举报,而被要求下架,进行优化处理。

  这也释放了主管部门对同类题材管理收紧的信号。今年2月27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司长李京盛在全国电视剧行业年会上明确指出,要格外严控刑侦、灵异、暴力题材,并特别指出网络剧要与电视剧执行同样的审查标准,“电视不能播的,网络也不能播。”

  纵观当前的网络剧市场,2015年,网剧的年产量为379部,接近传统电视剧的395部。这一方面得益于互联网带来的观看场景转移,另一方面也与相对宽松的审查制度有关。根据企鹅影业和骨朵传媒公布的数据,2015年共有9部网络剧播放量超过10亿次,过亿次播放量的剧集达到51部,全年累计播放量达229亿次。其中超10亿次点击量的网剧包括下架的《盗墓笔记》、《黑暗者2》、《灵魂摆渡》等。

  优酷土豆、搜狐视频、腾讯、爱奇艺、乐视等视频网站开始疯狂搞自制、玩IP,成立影视公司,赶上一波产业链拓展的新游戏。会员收费等新鲜玩法为视频网站带来了新的利益增长点。腾讯视频成立企鹅影业,2016年计划启动《鬼吹灯》《九州·天空城》等8部顶级IP剧,使用大卡司、大制作。

  市场前景也吸引了众多创业公司跳进市场的热潮中。当然,自由是相对的。相关部门总能在你春风得意之时,给你来一拳重击。

  监管的收紧对于大的公司而言影响尚轻,但对于专注影视剧IP的创业公司而言,冬天要来了吗?需要为此整天唉声叹气吗?竺灿文化觉得,没必要。这是一家专注科幻和奇幻IP的影视制作公司,创始人季炜铭接受采访时表示,“市场创业的空间很大,故事千千万万。即便有限制,用积极的目光看待它,意味着我们有更多的方向去突破。”

  网剧先播后审制会被终结吗?

  网络剧一直实行的是“边播边审、自查自审”的制度,审查标准低、尺度大引来传统渠道业内人士的不满,《芈月传》导演郑晓龙曾呼吁“网剧、电视剧应审查一致”。

  根据2014年3月19号,由广电总局、网信办签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管理的通知》要求,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单位在播出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前,应组织审核员对拟播出的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进行内容审核,审核通过后方可上网播出。

  爱奇艺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现在所做的自制剧都很关注尺度。在创作层面更多是在题材上有所创新,不太追求大尺度,已经提早地注意审查的问题了——我们的制片人会有第一轮审查,专门编审部门再进行第二轮审查之后才会上线。”

  游走在监管“灰色地带”的网络剧,打着法律的“擦边球”,自然也涌出一些低俗化、制作粗糙的剧目。这也引发了年初以来的下架整改风波。

  “及时发现苗头不对的剧,不要等成片了再下架;线上线下标准统一,电视不能播什么,网络也不行”,广电总局的态度强硬。在2月27日的全国电视剧行业年会上,李京盛提出,“网络剧审查开始,线上线下统一标准;网站自审的审核员需要接受总局培训考核,自审后播出,引发热议的剧目将会进一步由管理司专家审核团队审核总结,有疑义的还会更进一步审议;24小时不间断的监看模式;对网络剧制作机构也有进一步的管理要求。”

  网剧先播后审制是否会终结,各大播放平台依然保持观望态度。而向电视剧、电影审查逐步靠拢的过程中,能将烂剧挡在门外,同时相当多的“良心剧”也难逃被误伤的局面。有网友甚至吐槽说,“大家一起看样板戏好啦!”

  影视创业公司的出路在哪里?

  对于制作方而言,如何制作一部不会下架的网剧是一个伪问题,内容制作者、播出平台方不会知道头顶的那只靴子什么时候会落下来。戴莹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表示,“你做了心理准备也是没用的,雨要下来的话,所有人都会遇到同样的天气,真到了那时候,随即应变吧。”

  所以,问题来了,影视类创业公司,如何应对这种生存现状?

  “研发好故事”是目前竺灿文化的重心。2014年到2016年,竺灿文化制作了都市情感电视剧《两生花》、奇幻网剧《山海经》、轻科幻网剧《天才J》。季炜铭认为,“作为一家影视公司,准备、开发大量的好故事,等到外部市场、拍摄条件以及观众接受度成熟时,项目自然而然变会出来。”

  他们并不会因为会下架、调整的红线,而带了一个镣铐,错失了更多的好故事。前人的案例也会告诉他们什么雷不能踩,“具体做项目的时候,看看为什么这些东西下架了,怎么样避免在发生。”

  未来事务管理局是一个以“未来”为核心的科技文化品牌,专注科幻文化的推广、原创内容的创造。目前,在科幻影视方面,未来事务局为影视项目主要提供科幻作者和科学顾问,包括腾讯、阿里、万达参与的项目。自制的科幻影视项目还在策划中。

  事务局合伙人李兆欣认为,科幻类题材受下架风波影响相对较小,题材自由度大是优势,能够轻松规避各种限制,“科幻的最大吸引力肯定不是色情暴力和神秘主义,而是对惊奇感和未知的理性表达。”

  李兆欣分析,IP本质上是高度受自身类型特征影响的,作为一家制作公司,谨慎选择切入角度。“例如做盗墓,自然要涉及神秘主义和恐怖元素。无可回避。而科幻的特点恰恰是反IP逻辑,不追求特定类型元素。”

  而摆在创作者面前的审查危机,李兆欣觉得背后最大的问题是“行业缺乏自律机制,或者说行业制作水平低,无法提供差异化的产品”。“审查在很长时间内是不可回避的,不要幻想放松的。提高自身水平,是唯一的出路”,李兆欣说。

媒介360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媒介360无关,媒介360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请读者自行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评分:
人物
热门关键词

如需了解更多服务    请致电媒介360全国服务热线:400 660 1608
©2012 媒体3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媒介360 沪ICP备09051320号
共有0人投票